首页 >>

历史传奇:长平之战,白起的辉煌,赵括的坟墓

战国时,秦大将王龁率数十万兵马像滚滚乌云一样笼罩住韩国上党城,城中一将拼死杀出一条血路逃到赵国哀哀求救,赵王立刻派遣大将军廉颇率20多万兵马前往解围。

不料,赵秦两军在长平遭遇,廉颇在马上一声呐喊,只见战马兵车卷起漫漫黄尘,鼓声阵阵,两军混战一起,杀得天昏地暗。双方伤亡都很惨重,廉颇见无法解救上党之围,为保存实力,只得鸣金收兵,兵退十里,筑起数十座营垒坚守不出,以逸待劳。

秦军日日攻打赵军营垒,都被廉颇的弓箭手射了回去,一连打了四个月,还是攻不破。真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嘴,急得秦将王龁坐在马上泼口大骂。

王龁为什么这样急呢?因为他知道秦国离长平太远,粮草运输十分困难,一旦粮草供应不上,士兵们吃不饱肚子,军心就会动摇,若廉颇到那时率师反攻,秦军必然大败,所以他只有速战速决才是上策。正当王龁急得火烧眉毛的时候,忽然探马来报告说:赵国又派赵括率师前来换廉颇守阵,廉颇已回老家邯郸去了。

王龁一听来的是赵括,不禁仰天大笑:“哈哈,是那纸上谈兵的赵括呀!”

这王龁为何大笑?原来,赵王中了秦国的反间计了。

秦军知道廉颇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将,有他在,就别指望攻下赵军防线,为迅速扭转战局,秦国暗派奸细潜进赵王的官中,用一箱箱黄金收买贿赂赵王身边的几个谋臣,要他们在四下里散布谣言,说廉颇的坏话。

这招真灵,几天之内,赵国王宫内外、街头巷尾谣言四起,都在传说秦国人最害怕赵奢,听说赵奢的儿子赵括精通兵法,又有谋略,武艺高强,秦兵一听他的名字就吓得屁滚尿流,要是他当元帅攻打长平,秦兵早吓跑了。还有的说,廉颇那老头已不行了,越老越胆小,秦兵在阵前骂阵,他都不敢出来答话?总之,廉颇远不如赵括,此次秦赵一战,非赵括出征不可。

谣言像股妖风,很快吹进赵王的耳朵,他心头顿时生起疑团:怪不得廉颇这几个月坚壁不出,原来是胆怯了,也难怪,仗打多了只会越打胆越小,枉费了几个月的兵马粮草,他还暗暗责怪自己用人不当。随后,他问身边的几位谋士:“听说赵括是位难得的将才,你们是否了解?”

他哪儿知道,他身边的这几个人早已被秦国收买了;他们一听赵王问起这事,连忙向赵王推荐赵括,并煞有介事地吹嘘赵括的军事才能。赵王听罢,欣喜异常,便下定决心,改用赵括去接替廉颇。他唤人前去速速把赵括叫来, 赵括一听赵王有情,喜不自胜地催马进宫。

赵王见到赵括,吩咐他坐下,问:“爱卿能为我击退秦兵吗?”赵括站起来,踌躇满志地说:“臣从小熟读兵书战策,对攻敌、防守、布兵排阵了若指掌,杀退秦兵,不在话下。”

赵王问道:“秦国有两员大将,一个白起,一个王龁,听说那白起武功盖世,杀人如麻,诸将都十分惧伯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赵括知道白起不在两军阵前,便嘲笑道:“街传巷议不足挂齿,白起没什么了不起的,他打韩国,一下子杀死24万兵将;攻魏国,斩关破寨61座, 砍下13万人的脑袋,这都是老皇历了。此一时彼一时,今日不同往日,他再也抖不出当年的威风了。” 赵王忙问:“爱卿的武功与白起、王龁比如何?”赵括先是一怔,又微微笑道:“实不相瞒,白起不是我的对手,王龁我根本不放在眼里,不过这小子运气大好了,偏巧碰上胆小如鼠的廉颇,要换了我,哼,准像秋凤扫落叶一样把他扫回秦国去了!”

赵王一听大喜,当即决定,任命赵括为元帅,到长平把那“胆小如鼠” 的廉颇撤下来。临行之时,赵王对赵括大加犒赏,送给他整箱整箱的黄金,整车整车的绞罗绸缎,并且又增派20万精兵强将随他出征。

出征之前,赵王亲自陪同他检阅20万将士。赵括朝检阅台上一站,举目望去,眼前的兵马,像天边的滚滚云朵随着呼啸的狂风直扑脚下;兵刃闪烁,犹如夜空中璀璨的群星,回身再看,一箱箱一车车的黄金和绫罗绸缎在日光中反射出诱人的光辉,他如痴如醉得意极了。

这时候,骑着战马立在检阅队伍最前面的大小将士们,被箱箱黄金车车绫罗绸缎看花了眼,都在寻思:这些宝贝马上就要分到我们手上啦。所以,他们伫立在20万士兵的前面格外精神,在高头大马上手持刀枪剑戟纹丝不动,忽而挥舞兵刃齐声呐喊助威,忽而又持兵刃一动不动,把胸脯挺得老高老高。

可他们中谁也设想到,赵括检阅完出征队伍之后,大手一挥,叫人把黄金绫罗绸缎统统运回家去了。赵括对赵王说:我想回家向老母辞行。赵王点头应允。

赵括一夹马背得意洋洋地奔回家去了。母亲听说让他退秦兵,气得差点晕过去,劝赵话说:“儿啊,你爹临终的时候曾经跟我千嘱咐万叮咛,说你不是领兵打仗的材料,光在纸上蜻蜒点水似地学了些兵书战策的皮毛,终无大用。如今你竟然统领40万大军,与那如狼似虎的秦军交战,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,你哪里有廉颇将军的谋略武功?依从我的话,速速去回禀赵王,辞去重任,莫要叫天下人耻笑!”

赵括环视满屋子的黄金锦缎,趾高气扬地对母亲说:“非是孩儿不肯辞去兵马大元帅.实在是遍国城中王公贵族、文武百官,再没有一个比孩子强的人了。国家危难应以国事为重,我不担此重任谁来担当!”

“啪!”赵母挥手给儿子一记耳光,跺脚喝道:“你从小到大只读点兵书战策,武功平平,怎能狂妄自大夸下如此海口?” 她撇开赵括径自求见赵王说:“自古道‘兵来将挡,水来土囤。’,然而国家大事非同儿戏,我儿乃一介庸才,纸上谈兵不知天高地厚,武功平常难以阵前御敌。” 赵王笑道:“你儿有将相之才,对此我早有耳闻,昨日面谈相见恨晚,作为元帅的母亲,希望你全力支持他为我赵国铲平敌寇。” 赵括的母亲连忙摆手:“不行,不行!我儿全然不像他的父亲能和将士们同甘共苦,遇事总要跟将士们商量。如今,我儿竟把您给的赏赐全都拉回家来,你看这样的人统帅几十万大军前去迎敌,不吃败仗才怪呢!故而我想,国王陛下以国事为重,还是另选良将吧。”

赵王一听不乐意了,把袖子一甩:“我已经决定了!”赵括母亲见国王发怒,再也不敢多言,老泪纵横地退到阶下。

赵括率领大军向长平进发,秦王得知消息后呵呵大笑,立即传谕:任命白起为兵马大元帅,秘密前去两军阵前增援王龁将军,并强调,若有人泄露机密立即斩首。赵括到长平的第一件事,就是将廉颇用兵战策全部改变,把大小军垒合并成大营。廉颇原军中的旧将不同意这样做,因为数十万兵马大集中扎寨容易被敌军分兵合围,所以他们竭力阻止,结果和赵括的手下在兵营里吵吵嚷嚷地厮打起来,赵括一向刚愎自用手辣心狠,当即下令把不同意见的旧将通通杀掉,让自己的心腹担任。赵括召集大小将官在帐前,给他们讲了一段兵法,他将兵法《虚实篇》高声朗读了一遍,然后问帐下众将官是否听憧了,帐下有人点头有人摇头,有人则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盯住他的脸。赵括一看这情形,心中又得意又有点不满意,他将兵书反扣在桌上,在他们面前边踱步边讲解:敌人兵力分散在十处,我军兵力集中到一处,这样我们就能集中优势兵力攻击敌人,造成我众敌寡的有利态势,那么同我军当面作战的敌人就有限了。

帐下将官听了频频点头。赵括走到案前又翻看了一下书,回身又和众人讲廉颇排阵的“错误”,是大小军垒设得太多,这样防备了左边,右边的兵力就薄弱;防备了右边,左边又薄弱,到处都防备,就到处兵力薄弱。现在我将大小营垒集中起来,以兵力优势迫使敌人处处防备。众将听了赵括这一段宏论连声叫好。

秦国元帅白起秘密到达阵前后,见赵括一来就改变了守垒方式:心中暗喜,便试探着先派三千兵马前去挑战,自己却在高墙上远远地观察动静。赵括见敌军杀来立刻领一万人马迎战,两军厮杀在一起,刀与刀交刺对杀,撞击声、杀喊声交织一片;秦兵寡不敌众,被赵括杀得兵如潮退,丢下一大片尸首,赵括见秦军败退便尾随其后,穷追不舍。

对面的白起元帅把这一切看在眼里,在高墙上情不自禁地一拍大腿笑道:“太好了,我有办法对付赵括了!”接着,领兵后退十里。 这一仗赵括大获全胜,乐得他开怀大笑:“你王龁哪里是本帅的对手。”

他便一人奔至秦军寨前,用弓箭向寨内射进一封信,白起与王龁拆开一看,原来是封言词激烈的挑战书,不禁相视一笑,白起说:“王将军,你就写来日决战。”王龁提笔一挥而就,当即把信扎在弓箭上射出塞去,随即又指挥全军拔营后退十里扎寨安营。

赵括得信后,更加得意忘形:“看看,王龁被我打怕了吧。”他立即传令,叫将士们吃饱了饭好好睡一觉,明日他要亲自活捉王龁。他哪里知晓,白起、王龁早已安排下天罗地网正等他往里钻呢。

次日天刚放亮,赵括就挥师与秦兵血战在一起,只见兵马相错,刀刃相接发出“吭吭嚓嚓”的响声,阵前王龁一手持兵刃一手攥住赵兵的一只手臂,只听见咯吧一声,赵兵的胳膊就断了,王龁愈杀愈猛,连续砍断许多赵兵的手臂。乱军中赵括催马迎面冲来,挥刃就向王龁砍去,两人大战二十个回合,王龁装作战败掉转马头往回跑,赵括在身后紧追不舍。赵军将领中有人觉得秦兵败得奇怪,恐怕其中有诈,催马赶到赵括身边劝道:“秦兵诡计多端, 败得如此之快有点不可思者,莫非另有奸计,我看元帅还是别追为好!”

赵括向来自以为是,接连两仗打得顺手,早被胜利冲昏了头脑,哪里听得进去。只见他满脸通红骑在马上,高声嘶喊:“给我冲!杀!”前面秦将秦兵一阵风地钻进寨里,寨门立刻关闭。赵军刚靠近寨门就被乱箭穿身射死一大片。赵括立在寨前大骂:“王龁,快快出来送死!”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他哪里知道这时调动秦兵的大元帅不是王龁,而是令列国兵将闻风丧胆的白起。他正准备攻寨,忽然快马来报:“后面的大军被秦人拦腰截断分割包围。”

白起率领秦军步步紧逼缩小对赵括的包围圈,赵军营中弱肉强食互相残杀愈演愈烈。在内外交困的严峻形势下,赵括百般无奈,只得硬着头皮下令,竭尽全力杀出一条血路。

一个残月朦胧的清晨,赵括带着五千名精兵,分兵四路突围,不料,秦军早有防备,预先埋伏下弓箭手,见赵军在阵前出现当即万箭齐发,把赵括四路人马杀得狼奔豕突。赵括的坐骑身上被戳了几个窟窿,突然马失前蹄把赵括从它背上抛向空中,重重地摔在地上,赵括爬起来就想朝营中跑,可惜迟了,秦军一阵弓箭疾如雨下,把赵括的肩、膝、肘、胯,前心后背浑身上下穿个透,这位纸上谈兵的将军摇摇晃晃,最后终于匍匐倒地了。白起手起刀落斩下赵括的首级,挑在招降旗上,营中的赵兵个个饿得皮包骨头,见主将大帅已死,纷纷丢兵卸甲跪地愿降。

这一战,秦军得马匹数万,兵刃堆积如山,俘虏和收降赵军共计45万人。

虽然是胜利者,但望着像海浪一样层层叠叠的人群,白起和王龁的心里有点发怵,他俩商议再三,认为这么多的降兵降将,一旦有人策动造反局面很难控制,必须要有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。这天,白起下令,将投降的赵军编成十个兵营,由秦军十员大将调遣,同时,秦兵20万人分散到45万赵军的十座兵营中监视行动。当天晚上,白起又发布一道密令:凡秦国兵将一律用白布缠头,无白布缠头者定是赵兵,子时行动把他们统统杀掉。秦兵们接到密令后潜入赵兵十座营中,到时,像砍瓜切菜一样大肆屠杀手无寸铁的被俘赵军,一夜之间尸积如山,45万人的鲜血染红了漫山遍野的杜鹃,汇成一条红色的淙淙有声的溪流。从此之后,扬谷的水都变得血红血红的,后人把它称之为丹水。

文章来源:中篮联北京体育有限公司

标签:超强台风逼近日本,梦百合杯8强对阵,广州市凯隆置业有限公司,第36届国际盲人节,网友巧遇汪小菲一家